做啥都得讲点技术流

随笔——父亲来信

2014.03.25

我和父亲并不常见面,电话也不常打,一般网上联络为主。他打字慢,我们QQ聊得也不多。通常都是在微博、博客上相互留言、互赞、捧场。印象很深的是有一次他的博客评论里有人捣乱,我特意换了好多个ID扮水军把恶评者赶跑了。

这是Web2.0化之后的事情了,按以前,基本只能靠写信。

早在90年代,父亲远游,每去一个地方就会给我写信。那时我上小学,传达室里常能看到我的信件或明信片。不过信的内容,已经记不起来了,信件原本可能也遗失了。

后来有了Email,纸信就不再写了,全改发邮件。我05年刚上大学的时候,Email都不会发,直接往正文里贴图片。他说图片全是叉叉,我才知道要用附件发。班级组织去旅游,拍了些照片发给他。他说:

照片欣赏并收藏,英俊潇洒好儿郎。

我于是和他客套,写了首打油诗。

摄影技术水平强, 拍下潇洒好儿郎。 儿郎孰丑孰英俊, 看爹长得怎么样。

他看了开怀一笑。那个时候,他工作重新起步,其实并不顺心,能笑一笑也是很好的。06年的时候,他来信说:

眼睛有点老花,现在基本不读书,工作也只是操作性的,不需要太多思想,我就是这样一种生存方式。

到07年,他开始做招生工作,工作很辛苦,Email也变得非常简短。

我忙得不可开交,招生工作压力很大。

不过能重返学校,总体还是份理想的工作。早几年的时候,他到处打拼,做过很多工作,吃了很多苦。但也能苦中作乐。

英雄徐洪刚曾经让我沾了不少光,那年我做救生设备,跟消防部队打交道,我就说跟他同名。

父亲特别值得我学习的一点是他总是坚持学习,不管在什么样的身体状况下,不管在什么样的生活环境中。

海德格尔的时间与存在读了几年还没读完,英语也读不好,记忆力成问题了,眼睛也老花了,年龄不饶人哪。尽管读不好,但还能坚持,这辈子英语学不好,是心中的痛。

我如今也开始工作,总觉得很忙、很累、压力很大。但回头读父亲的来信,回想他当年吃过的苦,相比之下我如今的工作强度完全就是小儿科。所以,晚上回家后再累也要看点书,往返的公交车上也坚持听点英语,保持学习的心态。


20211117

昨晚睡觉的时候,做了奇怪的梦。梦到一个朋友突然来找我,然后让给我爸打个电话。电话里我爸说身体不舒服,于是我赶紧过去带他去了医院。不是大问题,看完我们就回来了,一起吃了顿饭。

醒来想着我爸的生日就是两天前,而我根本没有想起来。以这样奇怪的方式提醒我,但我最终还是没有给我爸打个电话。

发表评论